<samp id="cyqya"><wbr id="cyqya"></wbr></samp>
<tr id="cyqya"><wbr id="cyqya"></wbr></tr>
<samp id="cyqya"><wbr id="cyqya"></wbr></samp>
<samp id="cyqya"><option id="cyqya"></option></samp><acronym id="cyqya"></acronym>
<acronym id="cyqya"></acronym>

教育現代化和未來教育大家談③ ——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的戰略意義

作者:系統管理員 來源:技裝中心 發布時間:2017-09-30 10:33 閱讀次數:2262

張武升

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事關我國從教育大國走向教育強國,事關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具有劃時代的戰略意義。

“十三五”時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我們黨確定的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決勝階段,是落實教育規劃綱要,基本實現教育現代化的沖刺階段。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事關我國從教育大國走向教育強國,事關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具有劃時代的戰略意義。對此,我們必須充分認識和把握。

教育現代化的本質是國民的現代化

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的戰略意義根植于教育現代化的本質,這就是人的現代化,也即國民的現代化。在整個世界現代化歷史進程中,現代化先行國家無不把人的現代化置于重要的戰略地位,通過優先發展教育,推進教育現代化,實現人的現代化,為國家現代化奠定前提條件和戰略基礎。這是一條公認的現代化規律。基于此,美國學者英格爾斯強調:“一個國家,只有當它的人民是現代人,它的國民從心理和行為上都轉變為現代的人格,它的現代政治、經濟和文化管理中的工作人員都獲得了某種與現代化發展相適應的現代性,這樣的國家才可真正稱之為現代化的國家。否則,高速穩定的經濟發展和有效的管理,都不會得以實現。即使經濟已經起飛,也不會持續長久。”

基于這樣的戰略認識,教育規劃綱要強調把“育人為本”作為重要的工作方針,把“基本實現教育現代化”和“進入人力資源強國行列”作為戰略目標。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院與國家教育發展研究中心、華東師范大學、湖北教育科學研究院共同組成的聯合評估組進行的教育規劃綱要貫徹落實情況總體評估報告顯示,我國教育事業總體發展水平進入世界中上行列,其中70.5%的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中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分別達到86.5%和37.5%的高中階段毛入學率、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均超過中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義務教育普及率高于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國家教育發展研究中心與北京科技大學共同完成的《2015年人力資源強國評價報告》表明,中國在人力資源強國建設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和重要進展。2010年,中國人力資源競爭力排名第23位,2012年大幅上升到第14位,這是中國在人力資源競爭力中最好的排名,表明中國正在跨進世界人力資源強國行列。

但是,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相比,與世界人力資源強國的前十名相比,我國還存在著不容忽視的差距:一是中國人力資源開發存量不足,人均預期受教育年限僅為11.7年,大大落后于發達國家的整體水平;二是我國教育整體參與水平與發達國家尚有一定差距,特別是學前教育和高等教育方面差距更為明顯。開發能力不足是制約人力資源強國建設的主要瓶頸,集中表現在教育投入上;三是我國教育的整體質量與水平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有差距,尤其是城鄉之間、區域之間、校際發展不平衡還很突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特性表現還很明顯。這些差距必須加快縮小和消除,而要實現這些目標任務的唯一科學有效的戰略路徑就是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為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奠定人力資源、知識資源和智力資源基礎。

教育現代化對國家現代化起先導作用

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的戰略意義根植于教育現代化與國家現代化的規律性關系之中。國家現代化涉及工業現代化、農業現代化、國防現代化和科技現代化(過去我們經常提的“四個現代化”),或者涉及我們今天講的經濟現代化、社會現代化和政治現代化等。

教育現代化與國家現代化的關系集中表現在教育現代化與經濟現代化的關系上,其中蘊含著一條規律,就是作為現代化的追趕型國家與先行的現代化國家相比,在追趕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相當于先行國20%水平的時候,追趕國人均受教育年限已經達到先行國的40%以上水平;到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40%水平階段時,人均受教育年限達到先行國約70%的水平;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80%水平階段時,人均受教育年限已經接近先行國的水平。

這就是說,教育的先行水平要比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的水平高出20%至30%,這樣才能使教育創造充分的支撐條件,實現經濟等方面的追趕目標。總之,教育發展優先于經濟社會發展,教育現代化優先于經濟社會現代化。

就經濟發展水平而言,我國經濟總量上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在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上,我國還是相當落后的。2015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達到67.67萬億元,居世界第二,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約合8016美元,距美國、日本、德國、英國等發達國家人均國內生產總值3.7萬美元的水平仍有很大差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宏偉目標,一方面規定了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人均收入的目標,這就是比2010年翻一番;另一方面也規定了教育和人的發展的目標,這就是全民受教育程度和創新人才培養水平明顯提高,進入人才強國和人力資源強國行列,教育現代化基本實現。這樣的發展目標體現了對教育優先發展的戰略定位。這就要求“人的現代化總要比社會現代化超前一步,起著先導作用……”

教育現代化有助于提升國家綜合競爭力

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的戰略意義根植于日益激烈的國際競爭。國際競爭主要表現在科技、經濟、軍事、人才和綜合國力競爭方面,而這些競爭集中到一點就是教育競爭。

過去教育競爭集中在高等教育、職業教育方面,現在已經延伸到基礎教育領域。我國留學出國人員低齡化現象日益顯現,表明我國長期認為的基礎教育優勢已受到一定挑戰。

另一個值得重視的趨勢是,在高等教育、職業教育中,慕課已經廣泛深入地滲透于競爭中。有研究者作過分析,現在的慕課把世界一流大學一流學科的名師名課投入網絡,自由聽課學習。隨著視聽技術和人工智能的發展,師生的互動更加便利。在此基礎上學生可以在充分聽課學習基礎上做作業,教師通過網絡反饋評價。學生可以參加修課考試,積累學分,在學分積累達到標準要求時,可以申請學位,更多的人不出國門就能取得世界一流大學的學歷和學位。由此有人追問,未來的大學會會不會越來越少了,多數大學會在這種競爭中消失嗎,等等。

這些疑問一方面不無道理,另一方面可能有些夸張。但是,有一點共識是,教育競爭將日趨激烈,教育競爭決定著國家、民族的命運和未來,教育競爭的實質就是現代化水平的競爭。現代化水平高的國家必然掌握著未來教育發展的主動權、決定權,因而也掌握著未來人才發展和擁有的主動權、決定權。正因為如此,世界各國紛紛出臺各種教育發展戰略規劃,以提升教育的現代化水平和競爭力。在各國教育發展戰略規劃中,集中一致的趨向是,面向未來,充分利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技術,提升教育的質量、水平和影響力,以高質量的教育贏得競爭。因此,教育現代化的競爭就是以現代信息技術為支撐的教育質量與水平的競爭。基于此,把提高質量作為教育改革發展的重點,是合乎世界教育發展趨勢和規律的。

教育現代化有助于促進經濟轉型升級

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的戰略意義根植于我國經濟的轉型升級。習近平總書記在2014年亞太經合組織工商領導人峰會上提出,中國經濟轉型升級進入“新常態”,包括三個特點:一是從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增長,二是經濟結構不斷優化升級,第三產業消費需求逐步成為主體,城鄉差別逐步縮小,居民收入占比上升,發展的成果惠及更廣大民眾;三是從要素驅動、投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經濟新常態的本質特點表明,中國經濟的發展要轉向依靠科技創新進步和勞動力素質的提高,也就是經濟發展的“人口紅利”為“教育紅利”所代替。教育規劃綱要貫徹落實情況總體評估報告表明,從2010年起,中國進入人口紅利下降期,勞動年齡人口(16歲至64歲)占總人口的比例從74.5%下降至2014年的73.4%,下降了1.1個百分點。而這一點則被教育發展所彌補,因為這一時期大專以上文化程度人口占總人口的比例從8.75%提高至11.01%,提高了2.26個百分點;高中(含中專)文化程度人口占總人口比重從13.72%提高至16.35%,提高了2.63個百分點。這些教育發展標志著我國進入了“教育紅利期”。

教育紅利根源于高質量的教育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國際人力資本理論認為,把人口變為人力資源,再把人力資源變為人力資本,都必須經過教育的過程,高質量的教育產生高水平的人力資源和人力資本,對經濟增長產生高水平的貢獻率。研究發現,美國教育對其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在40%左右。這表明,教育對經濟增長的作用非常大。隨著知識經濟、創新驅動經濟的發展,教育在經濟增長中扮演的角色和發揮的作用更加巨大。因此,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提升教育質量與水平,不僅是一項教育發展戰略,更是一項經濟發展戰略。

(作者系天津市教育科學研究院前院長、研究員,天津市政府參事)


四虎影院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