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cyqya"><wbr id="cyqya"></wbr></samp>
<tr id="cyqya"><wbr id="cyqya"></wbr></tr>
<samp id="cyqya"><wbr id="cyqya"></wbr></samp>
<samp id="cyqya"><option id="cyqya"></option></samp><acronym id="cyqya"></acronym>
<acronym id="cyqya"></acronym>

教育現代化和未來教育大家談②——構建充滿現代精神的教育體系

作者:系統管理員 來源:技裝中心 發布時間:2017-09-19 09:21 閱讀次數:2519

——訪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副院長褚宏啟教授  本報記者 楊桂青

自鄧小平同志1983年為景山學校題詞“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教育現代化成為主要的公共政策話語,學術界對教育現代化的研究日益精進。但一種泛現代化現象,使得與現代化、教育現代化相關的研究變得復雜起來。細致地梳理相關概念,將有助于《中國教育現代化2030》順利出臺。

教育現代化為什么是必要的

記者:教育現代化是一個漫長而艱辛的過程,通過教育現代化人們可以收獲什么?

褚宏啟:教育現代化本意是“轉變成現代教育”,包含著人類的光榮和夢想,這就是人的自由與解放、人的全面發展和社會的全面進步。

盡管教育現代化是一個系統的、長期的、復雜的教育變遷過程,充滿艱辛,但值得人類為之奮斗。

記者:目前我們對教育現化的理解存在哪些問題?

褚宏啟:在教育現代化的實踐與研究中,人們對教育現代化的理解存在表淺化、片面化、擴大化等問題,一些區域性的教育現代化評價指標體系缺少能夠反映教育現代化本質的關鍵性指標,效度不高,直接影響到我國教育現代化的實踐過程和發展水平。造成這些問題的主要原因是,人們還沒有理解教育現代化的本質。

記者:要正確、全面地理解教育現代化的含義,可能需要我們先厘清“現代化”的概念。典型的現代化理論有哪些?

褚宏啟:現代化研究始于20世紀50年代,迄今經歷過4個階段,代表性的理論有早期現代化理論、依附論和世界體系論、新現代化研究、后現代理論、自反性現代化理論、新發展觀和可持續發展理論等,為教育現代化研究奠定了重要的理論基礎(具體觀點見本版文章《影響了教育的那些現代化理論》)。

怎樣理解教育現代化

記者:您怎樣理解教育現代化?

褚宏啟:教育現代化是指與教育形態的變遷相伴的教育現代性不斷增長和實現的過程,教育現代性的增長是教育現代化進程的根本特征。教育形態的變遷是指教育的各個層面的演進過程,主要是指教育體系、教育內容與方法、教育資源、教育管理等方面的變化過程。

記者:教育現代性包括哪些方面?

褚宏啟:教育現代性包括教育的人道性、多樣性、理性化、民主性、法治性、生產性、專業性和自主性等八個方面。這些方面把現代教育與古代教育、現代教育與傳統教育實質性地區別開來。

教育現代性、教育現代化的本質是“現代精神”。中東一些國家雖然富有,但女人地位低下,很難說這些國家是現代國家,這些國家的教育是現代教育。

記者:教育現代化程度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褚宏啟:一個國家的教育現代化程度主要體現在教育現代性的增長方面。教育現代性的增長從教育形態變遷中體現出來,但并非所有變化和變遷都是現代性的,有時會有停滯甚至倒退,出現所謂“逆現代化”“現代化斷裂”“現代化被延誤”等,比如希特勒時期的教育。

在一定歷史時期,教育現代性會減弱乃至喪失,而教育形態變遷卻是持續的。

不同國家教育現代化進程各具特色,但教育的現代性卻有趨同性。殊途同歸是教育現代性發展的基本表現。

教育現代化是一個歷史過程,至今仍在持續著。不能說一個國家早就實現教育現代化了,而另一個國家教育現代化還蹤影全無。比較恰當的方式是,用教育現代化程度高低來衡量一國教育現代化的發展水平。

記者:國家現代化與教育現代化有什么關系?

褚宏啟:一方面,教育發展能促進國家發展;另一方面,國家的發展為教育的現代化提供必要前提。

在促進國家和社會的現代化的同時,教育現代化還要“促進人的發展,促進人的現代化”。這兩種目標取向應該是統一的,但有時會存在矛盾和沖突。當國家安全受到威脅時,國家利益總被置于個人發展之上,教育的工具價值更加受到關注。1957年蘇聯發射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美國大為恐慌,當時美國一位參議員驚嘆道:“俄國的教室和圖書館、實驗室和教學方法,對我們的威脅可能比他們的氫彈還要厲害!”

如何在國家發展與個人發展之間取得平衡,處理國家利益與個人利益的沖突,是教育現代化政策與實踐不能回避的問題。

記者:如何把社會現代化與人的現代化統一起來?

褚宏啟:一方面,教育要促進社會的現代化。另一方面,教育要促進人的現代化,要有終極關懷,不斷自省。但現實往往是,教育在現代化過程中缺乏反省和批判意識,結果加劇了主體在現代化危機面前的幻滅、意義的失落和心靈的漂泊。教育發展有時更多地遵從技術、市場的原則,而不是遵從人的原則。池田大作說:“在現代文明的社會中,不能不令人感到教育已成了實利的下賤婢女,成為追逐欲望的工具……現代教育陷入了功利主義,這是可悲的事情。”

教育不僅有功利化的、社會現實關切的功能,而且還應有非功利化的、人的終極關懷的理想,在人的全面發展與社會進步之間保持合理的平衡。

怎樣構建教育現代化指標體系

記者:中國教育現代化大概經過了怎樣的歷程?

褚宏啟:中國教育現代化的起步不是教育自身自然發展的結果,而是對外部挑戰自覺回應的結果。其歷程大致有三大階段:清朝末年(1840-1911)、辛亥革命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911-1949)、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至今。前兩個階段之間具有較強的連續性,第三個階段與前兩個階段之間有較明顯的斷裂。

記者:中國的教育現代化需要注意哪些方面?

褚宏啟:中國的教育現代化進程需要關注建立和健全社會整合機制;正確處理教育傳統與教育現代性二者的關系;客觀認識遲發展效應;將促進人的現代化和社會現代化、增進人的現代性和社會現代性放在首要位置。

記者:我們為什么要構建教育現代化指標體系?

褚宏啟:教育指標能夠反映教育的狀況,是體現教育狀況的概念和數值的總和。奧克斯認為,教育指標是“一種揭示了教育系統的表現或健康狀況的統計量。”教育系統是一個復雜的巨系統,包括教育管理、教育體系、課程、教學等,每個構成及不同構成之間具有不同的屬性或特征,比如課程的廣度和深度、教育公平程度、教師專業水平等。合理的教育指標能夠觀測、描述、分析這些屬性或特征,據此可以形成對教育系統當前狀況、變化趨勢乃至運作機制的認識。

教育現代化指標體系具有描述、評價、監測和預測功能,是對“教育夢”的具體表達和系統描述,是對理想或未來教育現實的結構化描述,對于推進教育現代化至關重要。

記者:研制教育現代化指標體系的思路有哪些?

褚宏啟:教育現代化指標體系是對于教育現代化概念的不斷分解和細化,主要有兩種方式,一是根據教育的層級劃分為基礎教育的現代化、高等教育的現代化、職業教育的現代化、繼續教育的現代化等。二是把教育看作一個由輸入(投入)、過程、輸出(產出)等環節所構成的系統,從教育投入包括資金投入、辦學條件、師資條件、信息化水平等的現代化、教育過程包括教育教學活動、管理活動等的現代化、教育結果主要是教育質量的現代化幾個方面衡量教育現代化水平,遵循CIPP模式(亦稱決策導向或改良導向評價模式,由背景評價、輸入評價、過程評價和結果評價構成)。

記者:您認為教育現代化的指標體系應該如何建構?

褚宏啟:教育現代化指標體系構建的邏輯起點是教育現代性,基本思路是:

列出教育現代性清單和教育形態清單,以教育形態為切入點,確定教育形態與教育現代性的關系。某種教育形態并不是與所有八種教育現代性都有直接、內在的聯系,如教育關系主要與人道性、理性化、民主性、法治性和自主性有直接關系。

逐一列出與某種教育形態有直接關系的教育現代性的優先順序,從而確定在衡量某種教育形態的現代化發展水平時,哪幾個與之相關的教育現代性最為重要。比如,教育管理的民主性和法治性最重要,有了它們,教育管理的人道性、理性化和自主性就有了保障。

列出能反映教育現代性的教育形態總清單,并轉化成易于測量的指標,組成結構化的指標體系。

但根據教育形態的設計的教育現代化指標,只涉及了教育投入與教育過程,還沒有涉及教育結果。因此,必須把成果類指標納入指標體系。

記者:在設計教育現代化指標體系時應注意哪些問題?

褚宏啟:首先要注意指標的重點與非重點。教育現代化的根本目的是培養現代人,增進人的現代性。因此,學生的民主素養、科學素養、人文素養和法制素養等現代人的品質,是衡量教育現代化的重要指標。

培養人的過程和為此提供的支持也要反映現代精神。相對而言,結果性和過程性指標更重要,支持性指標是從屬性的。

要科學設計課程,運用現代教學方法,尊重學生的身心發展規律,師生關系民主平等,促進學生自主發展。做到教育的科學管理、民主管理、依法管理,實現教育決策的理性化和民主化。而在教育支持層面,要建設具有現代精神的教師隊伍,提供支持現代教育的經費投入,政府對教育的公共投入達到一定的比例要求,提供先進的信息技術手段等。

如果把上述這些方面予以指標化,新的指標體系就將充溢著現代精神,現代性氣息就會撲面而來。

其次要注意指標的多與少。指標不是多多益善,面面俱到,也不是越少越好。應該根據教育現代性的內在要求和距離教育現代性的遠近程度,提出教育現代化的指標細目,然后按照重要性進行排序,確定最終的指標構成。三級指標以20至30個為宜。

再其次要注意指標的軟與硬。硬指標容易測量,指標開發往往重視一些硬指標,如各種入學率等。一些軟指標如學生的民主素養、教育管理的民主化與法治化等難以測量,往往被省略和忽略。如果指標都易測量,指標體系卻不能反映教育現代化的實質,那么這樣的指標體系可以說效度很低甚至沒有效度。不能因為測量困難而舍本逐末。隨著測量技術的不斷進步,如“教育管理的民主化”等軟指標已經有了有效測量的先例。

記者:我們設計教育現代化指標體系時有無可資借鑒的國際案例?

褚宏啟:在國際組織設計的各種教育發展指標體系中,經合組織的指標體系比較成熟,可資借鑒。它既回應了各國政府特別關注的教育政策問題,又通過國際比較的視角使國別分析和評估結果產生更重要的價值;既盡可能具有可比性,又合理考慮了各國歷史、制度和文化的差異而反映多層面的教育現實;指標呈現既盡可能精練,同時指標量又足夠大,能為各國面臨不同教育調整的政策制定者提供有用信息。


四虎影院免费看